美国劳工部,不是正式员工

2019-11-30 作者:互联网科技   |   浏览(144)

5月15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当地时间5月14日美国联邦劳工关系委员会发布的一份意见书指出,叫车服务公司Uber的司机是合同工,而非公司正式员工。这使得Uber司机的维权境地更加困难重重。

北京时间5月15日早间消息,美国劳动关系委员会总法律顾问皮特·罗布在近期的一份建议备忘录中得出结论称,网约车平台Uber的司机是独立合同工,而不是企业正式员工。这项结论很可能会在针对Uber的未决案件中发挥重要作用,并可能导致司机无法加入工会。

据悉,这份由美国联邦劳工关系委员会副总法律顾问杰米·索菲亚于4月16日撰写的意见意味着,Uber司机们将更难组建工会、提起劳工投诉或寻求联邦政府的保护。这份意见书指出:

罗布此前获得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命,加入美国劳动关系委员会。他在4月16日的一份备忘录中给出这条建议。这份备忘录本周二发布。

司机几乎完全控制自己的汽车、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以及是否为Uber竞争对手工作的自由,这为他们提供了重要的创业机会。在任何一天,在任何空闲时刻,UberX的司机们都可以决定如何最好地服务于他们的经济目标:通过应用程序满足乘车需求,为竞争对手的拼车服务工作,或者从事完全不同的工作。

罗布表示,Uber司机设定自己的工作时间,拥有自己的汽车,并且也可以自由地为竞争对手平台工作。因此根据美国联邦劳动法,他们不能被视为企业正式员工。

这是联邦政府同意Uber将其司机划为合同工的最新迹象。美国劳工部最近曾发布了一份意见,称Uber司机等零工经济工作者是不符合最低工资和加班费标准的合同工。去年,一名联邦法官做出了基本相同的裁决,据称这是根据联邦法律对Uber司机进行的首次分类。

Uber随后在声明中表示,该公司“专注于提升独立工作的质量和安全性,同时确保司机和快递员所看重的工作灵活性。”

此前Uber一直将司机归为合同工,称他们是为自己服务,因此没有资格享受加班、最低工资保障和医疗保险等传统福利。不过,一些Uber司机对这种分类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Uber的算法对他们生活施加了太多控制,很难顾及其他。许多人对Uber提起了诉讼,但大多数案件最终都被提交给了私人仲裁。

在纽约股票交易所的盘后交易中,Uber股价上涨6.4%,至39.46美元。

“我们专注于提高独立工作的质量和安全性,同时保留司机和快递员所看重的灵活性,”Uber发言人周二表示。

这份备忘录标志着总法律顾问办公室态度的转变。在奥巴马政府执政期间,该办公室坚持认为,许多零工经济劳动者被错误定性为独立合同工。

Uber表示,它已与美国6万名司机中的绝大多数达成和解。这些司机曾就自己的工作状况提起仲裁。根据Uber提交的招股书,公司表示和解将花费1.46亿至1.7亿美元。今年3月,该公司表示,已就另外两起涉及司机身份的诉讼达成和解,和解金额为2000万美元。

根据美国的《国家劳动关系法》,独立合同工不能加入工会,在提出关于劳动条件的申诉时也不受法律保护。

今年早些时候,加州一名联邦法官裁定美国外卖平台GrubHub的外卖员是合同工,而非雇员。这一裁决被视为GrubHub的一大胜利,因为加州当地将工人划定为合同工的标准相对较高。

Uber及其最大的竞争对手Lyft,以及其他零工经济公司,正面临数十起诉讼,指控这些平台根据美国联邦和各州工资法将平台的服务提供者错误定性为独立合同工。

上周,数百名Uber司机在公司上市之前举行了罢工。司机们表示,他们希望Uber能够提供更好的工作条件,提高工资和平台使用方面的透明度。自Uber上市以来,该公司股价已大幅下跌,原因是投资者担心该公司缺乏盈利能力,并面临更广泛的市场规模紧缩。

正式员工会产生更高的成本。根据法律,正式员工有权获得最低工资、加班费,以及其他与工作相关费用的报销。

“美国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的这份意见书忽视了Uber与其司机之间的现实关系,以及Uber限制他们工作的无数方式,”全国就业法项目(National Employment Law Project)高级员工律师劳拉·帕丁在一份声明中说。“但此举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并非意外,它一直可耻地站在大公司一边,而不顾工薪阶层的利益。”

Uber上周在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中表示,将支付1.7亿美元,解决美国各地数万起仲裁案件。在这些案件中,司机指控称,自己的劳动关系被错误定性。Uber否认自身有任何不当行为。

该公司还同意支付额外2000万美元,了结加州和马萨诸塞州数千名司机提出的诉讼。

美国劳工部上月在一份备忘录中已经指出,根据联邦工资法,不特定的零工经济劳动者不是公司正式员工,因为平台并不控制他们的工作。

本文由十大网赌app发布于互联网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美国劳工部,不是正式员工

关键词: